高达动态

首页 > 新闻聚焦 > 高达动态 >
IPO提速考验私募赚钱逻辑 机构LP引领理性市场

由于2016年IPO扩容逐渐提速,市场对Pre-IPO项目愈加关注。根据投中数据,今年一季度私募股权基金通过IPO退出的案例明显增多,相比去年同期增加近3倍。

相比于PE资金纷纷涌入中后期的Pre-IPO项目,政府引导基金为了促进地方新兴产业发展,往往偏向早期项目。除了政府产业基金,也有越来越多的境外主权作为机构LP参与到中国投资市场。有业内人士认为,机构投资人可能会成为股权投资最大的一个群体。


IPO提速考验私募赚钱逻辑

随着去年年底以来企业IPO过会速度加快,IPO堰塞湖得到一定程度的疏解,PE机构通过IPO退出的案例也逐渐增多,但对于PE机构而言这并不意味着绝对利好。

首泰金信副总经理肖磊对第一财经表示,IPO提速一方面可能缩短早期投资的退出时间,但另一方面随着IPO队伍壮大,上市公司整体估值中枢不断下降,高市盈率公司会面临较大的估值调整压力,新股市场恢复理性将考验PE上市退出取得绝对收益的逻辑。

2016年以来,创业板指数从最高的2263 点逐级下跌到1818点,今年开年以来创业板指一直在1900点周围徘徊。今年4月7日以来,上证指数亦是一跌再跌,重挫了203点,本周五更是创下本轮调整新低3092点,下跌趋势有加速迹象。

肖磊称,IPO节奏虽然加快,但从谨慎考虑,PE机构不一定非要等到上市才退出,可以在后续轮次转让老股减持部分股份以降低投资成本。PE机构还需要通过对企业输入各种资源,帮助企业健康成长,这样退出上才会事半功倍。

高达投资主管合伙人杨浩锋则对第一财经表示,除了估值差异,时间价值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项目退出以前需要等三年,现在可能一年就可以退,所以尽管上市公司估值倍数比较低,但是总体回报率是上升的。

杨浩锋认为,中国企业的估值回归到合理的范围,可以给更多公司和投资机构创造了良性的发展环境会令整个市场越来越成熟、规范。不过,对于某些公司而言,通过并购退出,可以让他成为大公司所需要的一个板块,实际操作起来也会比较容易。

歌斐资产私募股权合伙人王彪文告诉第一财经,国内私募股权行业目前仍然非常依赖IPO退出,通过IPO退出的五年平均回报大概在4.3倍,相对较高。尽管2016年下半年以来IPO发审开始回暖,但监管力度同时在加大,退出期限还会相对延长。

 

机构LP引领理性市场


相比于PE资金纷纷涌入中后期的Pre-IPO项目,政府引导基金是以早期、创投和成长型企业投资为主,因而能够有效引导资金进入早期项目。同时为了促进地方新兴产业发展,这类产业基金规模大、期限长,具有四两拨千斤的杠杆作用。

根据歌斐PE白皮书,2016年政府引导基金数目出现持续增长的趋势,总量达901支,共计23960.6亿元。从2016年募集规模排名前十的产业基金看,基本上是带有政府引导性质的特定产业主题基金。

肖磊表示,相比其他的单纯的财务投资类基金,政府类引导基金需要在平衡好当地产业结构调整和布局的诉求基础上再去追求财务回报,既要实现财务投资收益,也要顾及基金能否为当地吸引投资,实现本地就业和税收目标。

“市场上更主流的管理政府引导基金的做法是以政府主流基金为结构化设计中的单一类别,相应去匹配其他夹层基金和银行基金,做成一个基金盘子去投放。”他补充道。

歌斐PE白皮书显示,目前政府机构在LP中占比较低。在2016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LP类型分布中,富有家族及个人占据49%,排名首位,企业投资者排名第二位,占据15%,投资公司占据10%,上市公司占据5%,政府机构仅占3%。

尽管如此,王彪文认为,从趋势上看,机构投资人包括政府相关领导基金将会成为股权投资最大的一个群体,因为机构投资量都比较大,也拥有更多资源进行尽职调查,随着更多的政府产业基金意识到专业机构委托的重要性,母基金或是委托的形式也会逐渐增加。

除了政府机构,保险资金也是大体量的机构投资者。2015年9月,中国保监会印发《关于设立保险私募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结合保险资金期限长、规模大、负债稳定等特点,对设立保险私募基金进行了具体规范。截止到2015年底,保险资金投资私募股权基金规模达1986亿元,已投基金70余只。

肖磊表示,险资对于收益回报稳健性的要求非常高,投资安全是首要要求。PE机构应当把自己定位为险资的专业管理顾问角色,给险资提供在基金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方面的差异化服务。

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境外主权基金通过成为机构LP的方式参与到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来。但由于中国作为新兴投资市场,加上文化和法律与境外国家的差异,部分境外机构投资者也担忧在中国投资会存在风险。

德国赢创工业集团并购副总裁Sebastian Osing认为,金融危机以来,相比于欧美中国本土的投资风险是一直下降的,同时中国已经渐渐从工厂国变成了技术研发国,在很多领域特别是新型互联网的消费概念上是走在前面的,从风险和回报的平衡点出发,中国市场从投资角度是不可绕过的。

对于被投企业而言,除了接收到资金,面对产业整合升级的大趋势,境外主权基金还可以帮助企业寻找到好的国外收购标的。

德国保尔媒体家族总监Tobias Osing告诉记者,“国外很多好企业是藏在某个家族的结构里,从外面很难去挖掘和发现,就像是一个白雪公主等着一个中国王子过去把她吻醒,境外机构LP可以帮助被投企业收购到这样的隐秘好企业。”

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日期:2017-05-12